高分论文代写

  。几十位家长,大学体育教练,社会名流,SAT考试官等均因或受贿行贿被牵扯进本次事件。

  美国大学录取不仅仅关注在校成绩,也要求学生在文书中展示个性,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参与度。而在各个地方,中介参与代写申请文书的事情已经不是少数,社会活动对于一些有门路的人来说也不是难事。

  美国大学的招生制度本就存在一定漏洞,似乎印证了有空子就会有人钻这一点,这样的招生体制注定了会有这样不光彩的事情发生。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确保最大限度的保持公平,是对招生官的一种考验,也是对申请者个人诚信的考验。相比较而言,加拿大大学的申请更侧重于学生的在校成绩。

  在这一点上加拿大大学的申请似乎看起来更加具有可信度。在经历了申请季的艰辛,终于凭借自己的力量跨入大学门槛之后,也有不少人经不起美丽的诱惑,选择了一些比较不正规的方式提交作业和考试。

  学术诚信(Academic Integrity)在北美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基本在每门课的syllabus上,作业要求和考试前都会反复强调这个的重要性。

  对于文科生而言,学术诚信不仅仅代表了不去“有意识的抄袭同学的文章“,也包括了要在你参考并引用了他人文章时使用Reference。

  前几个月轰动一时的中国影视演员翟天临就因抄袭论文而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经过热心网友调查,其论文和他人的学术文章有着非常高的重复率。

  而这在北美校园是绝对的禁区,像笔者所在的女王大学提交论文的系统有着专门的全网查重功能,一旦重复率被系统检测出过高的百分比,可能会遭到学校学术诚信部门的惩戒。提到舞弊问题,现在9012年其实已经不流行传小纸条和偷瞄他人试卷的小学生作弊方式了,比较流行的有写和枪手。

  各个大学微信群里经常会有写出没,有些人会伪装成学生欺骗一些人美心善的同学,让他们帮助自己混入微信群。

  虽然群主门会严禁代写在群里出现并散布广告,但由于现在的伪装手段越来越高明,他们无孔不入的侵入也令人防不胜防。

  然而值得庆幸的是,笔者发现实际生活中周围的朋友并没有人喜欢并利用代写完成自己的作业。

  一是因为每个人写文章的思路和方式都是有一定规律可循,突然变化的文风和突然提高的写作水平可能会使改作业的TA有所察觉,二是因为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为什么要去找别人来替你完成呢?

  大学四年是一个积累的过程,环环相扣,每一个环节如果没有打好夯实的基础,很可能会对未来的学业产生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一次代写,次次代写,首先不说能不能自己学到知识和道德上过不过得去的问题,单单是金钱上的消耗,朋友,你耗得起吗?

  在谷歌上搜索写,会出现如下结果:铁打的代写,流水的机构。甚至还有不少帮你处理关于“代写被发现”的机构(天呐,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其实不只是女王大学,很多名校内部甚至在学校公告栏上能看到堂而皇之宣传自家的代写机构的小广告。

  CTV新闻曾经发布过一篇调查多伦多大学学生作弊的文章,内容是关于一名肯尼亚男子表示自己曾给多所加拿大高校的学生提供代写服务。

  虽然他是一名毕业于工程系的本科学生,但他接手的论文竟涵盖各个文科领域包括法学,社会学等等。可想而知,这个由一名并没有经过学习的外行来代写文章的故事不得不令人发出疑问,这种代写文章的可信度和来源是否靠谱?

  CBC早期统计了加拿大多所高校的作弊情况,发现像多伦多大学,西蒙菲莎大学和约克大学这样的重灾区不在少数。而除此之外,还有另一拨人在面对final复习压力的时候选择了的行为减轻自己负担。

  一位曾在加拿大做枪手的人曾经透露,他曾经主要给加拿大约克大学,百年学院和圣力嘉学院的学生做枪手。他通过制作假学生证的方式混入考场,每场考试收取几千加元作为费,并承诺学生达到一定分数。

  这位枪手表示,找人的学生基本找了一次以后就会有第二次,尝到了不需要自己努力的甜头以后就想着尝接下来的无数次。

  所以这些年来枪手行业的需求量一直很大,净收入相较于其他行业而言也略高一筹。

  虽说被报道出来的作弊事件似乎多到令人发指,但实际上在外就读的留学生大部分都是勤奋刻苦,认真靠自己的好学生。

  他们见过深夜依然灯火通明的图书馆,见过通宵熬夜复习而被送进医院的同僚,见过用功能饮料强行提神学习的小伙伴。

  这样刻苦的他们,不应该成为键盘侠口中“出国只是因为家里有钱,实际上是为了逃避高考,不思上进”的一批人。

  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申请并就读的学校,请给予它一些尊重,避免遭受校方惩罚,也是为了我们自己。

截至目前,已服务 8575 位留学生

躺着也能拿A,
谁用谁知道!
ORDER RIGH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