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分论文代写

  一份价格4000元的“论文代写”服务,最终收到的是一篇已经发表过的研究生论文,而在维权时,对方却“人间蒸发”。

  毕业季节,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联系到多名被“论文代写”服务“坑了”的大学生,他们少则被骗了数百元,多则被骗了数千元。最终,都自吞苦果。

  “基本不可能把钱要回来,对方还会威胁‘跟你们老师谈谈’。”一名被骗的研究生告诉记者,自己还在维权过程中被对方辱骂好多回,“有的人被骗了900元,有的被骗三四千元,就是看准了你不敢维权。”

  据悉,2020年9月科学技术部印发的《科学技术活动违规行为处理暂行规定》开始施行,明确抄袭、剽窃、侵占、篡改他人科学技术成果、侵犯他人知识产权及从事学术论文买卖、代写代投等均属于违规行为。

  一边是大学生投机取巧违规找人文,另一边是这些投机者本身也成了他人刀俎上的鱼肉。上海政法学院教师、上海市法学会未成年人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郗培植告诉记者,大学生找人文本身就属于教育部明文规定的“作假情形”之一。作假者,已经取得学位的,可以撤销其学位;仍然在读的,可以开除学籍;在职人员除接受纪律处分外,还应通报其所在单位。“本身就是不合规的事,骗子抓住这点钻了空子。”郗培植说。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虽然目前几大电商平台、论坛等均已经杜绝了“论文代写”等相关搜索,但隐蔽的“论文代写”生意尚存,“论文代写”机构手段越发隐蔽。

  记者在微博话题#毕业论文#、#学术写作#下、豆瓣“毕业论文交流”小组平台上,如今还能找到不少隐蔽的论文代写商家,为了躲避平台方的“封杀”,他们以代修改、代降重、选题指导、论文润色等名目接单“代写”业务。

  学生们以为由此找到了文的捷径,其实是踏入了骗局。丁思(化名)今年读大四,即将从财务管理专业本科毕业。由于忙着申请留学、准备语言类考试,她想到了“论文代写”。学校要求毕业论文“2.5万字+实证分析”,她便通过各种网站搜索,找到了一家自称非常靠谱、还收获了很多“赞”的代写中介。

  这家中介向她开价3000元。客服介绍,本公司“正规工商注册,都是博士老师代写”。于是,在几乎没有任何保障的情况下,她通过微信转账支付了1000元定金。一周后,她拿到了初稿。上传至维普查重后发现,重复率高达88%。

  当她找到客服时,对方却理直气壮地告诉她:“你并没有向我们要求重复率。再付1000元修改费,可以将重复率降到25%以下。”丁思再次微信转账1000元,3天后收到的修改稿维普查重率21%。她按照客服要求,把最后2000元尾款转给对方,并点击了“确认收货”。

  但最终,她拿到的论文让她“眼前一黑”——写的是宏观货币总量经济分析,而她此前要求对方写的是“证券公司财务风险”。此时,距离提交论文截止日期只有两周时间了。

  论文代写行当里,出钱求论文的学生常常被“坑”,出力帮人写论文的“写手”也同样被“坑”。

  沈梦(化名)是一名在英国留学的学生,因新冠肺炎疫情无法返回学校。去年年中,闲得没事干的她想找份英语翻译的兼职,却在招聘软件上发现了一家地址在北京、业务为“文案翻译”的公司,加微信详聊后才发现对方干的是论文代写的活。

  在被对方询问完专业和擅长领域之后,沈梦收到了第一份写作任务——写一篇2000字的短论文,中介答应付给她600元,但完成后对方却迟迟不付款。沈梦多次质问后,中介才把钱转过来。

  吴语妍(化名)的遭遇则更加离谱。在跟代写中介打交道时,她很慎重,接了两单。第一单先发送截图预览,中介付款后再发送全文;第二单放松戒心,直接发送了文档,中介最后以客户拒绝付款为理由拖欠“工资”,即使吴语妍威胁要举报店铺也无果。

  蒋行哲(化名)通过一家中介机构接单代写,发送初稿之后,中介只愿意付给他一半的钱。中介说,客户对初稿不满意,决定自己修改,不愿意让写手继续写。因此,中介只能付给写手一半的款项。

  但蒋行哲不接受这样的说法。他向记者出示了自己与中介的聊天记录,他反复强调让中介拿出“客户要求自己修改”的证据,但最后双方却开始互骂,维权无果。

  “中介收客户3000元,却只给写手300元,有的甚至完全不给。”沈梦干完一单后,就表示再也不干“代写”了,“中介水太深,吃力不讨好。”

  根据教育部2013年开始施行的《学位论文作假行为处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学位申请人员的学位论文出现购买、由他人代写等作假情形,可以取消其学位申请资格,并且3年内,各学位授予单位不得再接受其学位申请。如果是在读学生,所在学校可以将其开除学籍。《办法》还规定,为他人代写学位论文、出售学位论文,属于在读学生的,可开除学籍;属于学校教师或其他工作人员的,可开除或解除聘任合同。

  郗培植告诉记者,“论文代写”与“论文代发”一样,都是游走在“灰色地带”的违规项目,这些机构通常采取“打游击战”的方式来骗取大学生的钱财。

  “从法律层面来说,大学生付款后对方没有提供相应服务,学生可以报警。按照标的额4000元来看,警方甚至可以以诈骗罪进行立案。”郗培植说,实践中,负有监管责任的相关网络平台也可以作为共同被告来进行“民事追偿”。

  但他告诉记者,如果确定维权的话,学生会遇到“必须实名”的问题。“找人文、代发论文,毕竟会影响到学生拿学位。所以不法分子才会钻这个空子。”

  郗培植建议大学生,毕业拿学位要走正道,不要总想着歪门邪道。“本身就有软肋,不法分子早就看穿这一点了,坑的就是这些人。”(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王烨捷 实习生 张洁玲)

  2023年1月12日,安徽省马鞍山市雨山区人武部依据《军队功勋荣誉表彰条例》,联合军地有关单位举行“送立功喜报”仪式,向二等功臣江伟家送去“二等功之家牌匾”、立功喜报和立功奖励金,营造了“崇尚荣誉 建功军营”的浓厚氛围。

  2023年1月12日,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全年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比上年上涨2.0%。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比上年上涨4.1%。从12月份当月看,CPI同比上涨1.8%,涨幅比上月扩大0.2个百分点;PPI同比下降0.7%,降幅比上月收窄0.6个百分点。

  2023年1月11日凌晨,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干部职工利用高铁“天窗”,对济郑高铁郑州万滩黄河公铁大桥进行全面检查养护作业

  2023年1月9日,游客在重庆市沙坪坝区的磁器口古镇游览。春节将至,千年古镇磁器口景区,熙来攘往、游人如织

  2023年1月10日,在湖南省郴州市安仁县,南华大学第一临床学院的研究生开展送医送药下乡的志愿者活动,他们走村串户给当地老百姓检查血压、血氧饱和度,开展义诊服务,送去健康关怀。

  2023年1月9日,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花寨乡的社火表演队正在文化广场上加紧排练舞龙、舞狮、大秧歌、威风锣鼓等传统民俗文化社火节目

  2023年1月8日,江西省瑞昌市洪下乡蜈蚣山风电场,一台台发电机矗立在群山之中,蔚为壮观

  2023年1月8日,贵州省黔西市新仁苗族乡化屋村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村民在刺绣。

  2023年1月7日,在山东烟台海域,4艘船艇、1架救助直升机、2架无人机在渤海海峡联合开展海空立体巡航,重点巡查通航环境和船舶交通秩序,并巡检航标等助航设施,查纠海上无线电秩序,保障海上春运安全有序顺畅

  2023年1月5日,雨后航拍贵州省黔西市素朴镇境内的乌江索风营水电站,云雾缭绕,宛若仙景。

  1月3日,武警安徽总队合肥支队组织2023年开训动员,各单位组织官兵开展刺杀、战术、射击等课目的训练,全面掀起新年度军事训练热潮。

  2023年1月3日,在山东省荣成市寻山街道爱伦湾海洋牧场,渔民们驾驶渔船、舢舨在蓝天白云、大海间行驶,呈现出一派“海上冬耕”的繁忙景象。荣成市是国家级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和重要的海珍品养殖基地,养殖类海产品备受市场青睐。

  2023年1月3日,冬日的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玉带河国家湿地公园三角塘水库段,植被、公路和湖水交相辉映,犹如一幅画卷

  春节临近,各类兔年新春饰品火热上市,吸引众多顾客挑选购买,喜庆的节日氛围日渐浓厚。

  2023年1月1日,重庆市南川区金佛山景区出现雪后云海景观,浩瀚云海中,南方喀斯特桌山地貌若隐若现,每逢雨雪过后,会出现云海气象奇观。

  第十八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于2022年12月28日至2023年1月2日在深圳国际会展中心举办,中国外文局受邀参展。

  2022年12月28日,山东省滨州市惠民县出现雾凇景观,黄河两岸的树木、道路银装素裹,美景如画

  2022年12月26日,贵州省黔西市文化馆,剪纸非遗传承人带领学生创作迎新年剪纸作品。

  近日,呼和浩特市玉泉区红十字会开展“温暖青城——健康送万家”活动,为家中有65周岁以上老人的困难家庭发放“健康防疫包”

截至目前,已服务 8575 位留学生

躺着也能拿A,
谁用谁知道!
ORDER RIGHT NOW